内蒙古有3名领导干部主动投案

2021-06-03 21:56

同年8月7日,河南省焦作市原副市长魏超杰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自动投案。

今年4月18日,苏州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宣判艾文礼受贿案,对被告人艾文礼以受贿罪判处有期徒刑8年,并处罚金人民币300万元。艾文礼当庭表示服从判决,不上诉。

王社群早年担任过河北馆陶县县委副书记、涉县县委书记等职务,2004年12月晋升邯郸市委常委。2016年6月,王社群卸任邯郸市委常委、统战部部长并退休。

北京大学廉政研究中心副主任庄德水告诉《法制日报》记者,为什么这么多领导干部主动投案自首?一方面说明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对腐败行为形成遏制效应,对腐败分子的心理形成威慑;另一方面说明我们在向纵深推进反腐败斗争中,削减反腐败存量取得了实效。

※以上所展示的信息来自媒体转载或由企业自行提供,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网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网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如果以上内容侵犯您的版权或者非授权发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宋伟认为,构建一体推进“三不”体制机制,有利于反腐败工作形成更加系统的制度体系,明确了反腐败的战略格局,有助于提升反腐败体制机制的制度化、法治化水平,从而有助于促使涉腐党员干部主动投案。

同年8月30日,湖北省襄阳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王代全涉嫌严重违纪违法,投案自首。

《法制日报》记者统计发现,2018年,总计有8名领导干部自首或主动投案,其中包括两名中管干部和6名省管干部。

“越来越多的违纪违法人员主动投案,意味着腐败分子开始从不收手不收敛转向收手甚或自首。”北京航空航天大学人文与社会科学高等研究院副院长杜治洲在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时说。

庄德水认为,结合十九届四中全会的精神,就是要进一步健全党和国家监督体系,实现权力监督和制约机制的有效运行,落脚点在“制度”二字上面,最终落实到制度层面,同时保证制度有效执行。

此外,内蒙古有3名领导干部主动投案,河北、浙江、山东各有两名,山西、陕西、上海等地各有1名。

在宋伟看来,这种现象的出现,正是因为反腐败的制度“笼子”越扎越紧,权力得到有效制约,违纪违法行为无处藏身,加之近年来一系列教育活动的推行。

接受《法制日报》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将来如果需要促使更多的涉腐领导干部主动投案,关键还在于落实十九届四中全会提出的“构建一体推进不敢腐、不能腐、不想腐体制机制”。

法院认为,鉴于艾文礼于案发前携带赃款赃物主动到中央纪委国家监委投案,并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构成自首;真诚认罪、悔罪,避免、减少损害结果的发生;积极主动退缴全部赃款赃物,具有法定、酌定从轻、减轻处罚情节,依法可对其减轻处罚。

《法制日报》记者逐条梳理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信息发现,今年以来,截至11月22日,总计有30名领导干部自首或主动投案,其中包括两名中管干部和28名省管干部。

“随着反腐败工作的不断推进,体制机制的不断完善,主动投案势必成为常态,这也是进一步减少腐败存量、遏制腐败增量的重要表现。”宋伟说。

北京科技大学廉政研究中心主任宋伟也对《法制日报》记者称,这些数据充分反映党的十八大以来,反腐败高压态势已经形成强有力的震慑,尤其是党的十九大以来,一体推进不想腐、不能腐、不敢腐机制,促使更多的违纪违法人员主动投案。

随后,在今年1月召开的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上,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纪委书记赵乐际指出,保持惩治腐败高压态势。“艾文礼、王铁等中管干部主动投案,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5000余名党员干部主动投案。”

※有关作品版权事宜请联系中国企业新闻网:020-34333079 邮箱:cenn_gd@126.com 我们将在24小时内审核并处理。

同年8月17日,河南省人大常委会原党组副书记、副主任王铁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投案自首。

自去年7月以来,除了去年10月、去年12月、今年4月之外,每个月都有领导干部主动投案。

在2018年12月13日召开的中共中央政治局会议上,党中央对反腐败斗争形势作出新的重大判断,即:“党内政治生态展现新气象,反腐败斗争取得压倒性胜利,全面从严治党取得重大成果。”

以至于有媒体以“主动投案潮”称越来越多问题官员主动投案这种现象。

梳理数据可以发现,从地域分布上看,党的十九大以来共有15个省(市、自治区)有省管干部以上人员主动投案,其中人数最多的是河南省,包括王铁在内共有7名领导干部主动投案;其次是云南和吉林,都有5名;紧随其后的是四川,有4名领导干部主动投案。

同年8月9日,吉林省通化市人大常委会原副主任刚振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自动投案。

免责声明:

在此背景下观察,党的十九大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审查调查栏目通报的主动投案的38名党员领导干部(中管干部4名,省管干部34名),仅是主动投案党员干部中的一小部分。

值得注意的是,艾文礼自动投案3天后,2018年8月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通报河北省邯郸市委原常委、统战部原部长王社群涉嫌严重违纪违法,已投案自首,接受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在庄德水看来,如何建构一体推进“三不”体制机制是一个大课题,其中最重要的是实现“三不”机制之间的转化,“要把不敢腐的震慑作用转化为不能腐、不想腐的机制成果,进而落实到制度层面,深入到党员领导干部能力建设之中”。

艾文礼自动投案后一个月内,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总计通报5名领导干部自动投案的信息。

宋伟建议,一是要注重把握好“三不”体制机制的整体性、系统性,提高统筹协调推进的能力;二是要明确每个阶段的工作重点,在把握系统性基础上有的放矢、精准施策,例如当前“不能腐”仍然任务任重,制度性漏洞的存在是腐败风险发生的根源;三是及时将经过实践检验的“三不”体制机制转化成为制度成果,将其及时纳入国家治理体系之中。

从主动投案时间看,今年5月和今年8月主动投案人数最多,有7名领导干部主动投案;去年8月有5名领导干部主动投案;今年10月有4名领导干部主动投案。

10天之后,也就是今年5月19日23时,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又发布一条重磅消息:时任中华全国供销合作总社党组副书记、理事会主任刘士余涉嫌违纪违法,主动投案,配合中央纪委国家监委审查调查。

“核心问题其实就是要把权力关进制度的笼子里,能够让党员领导干部真正感受到反腐败的威力,真正习惯在受监督和制约的环境中工作和生活。”庄德水说。(陈磊)

Recent Works